注册 登录
落伍者 返回首页

梅鹤书生的个人空间 https://www.im286.net/m/111258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茵梦湖《7》

已有 1654 次阅读2009-4-18 11:48 |个人分类:想起

依了我母亲的意思
  几天后的傍晚,全家的人照往常的习惯按时坐在花厅里面。门开着;太阳已落在对岸林子后面了。
  来因哈德这天下午得到一个住在乡下的朋友寄给他的民歌,众人请他读一点给他们听,他回到他的屋子里去,过一会儿他拿了一卷纸出来了,这卷纸仿佛全是些写得很整洁的散页。
大家围了桌子坐下来,伊利沙白坐在来因哈德旁边。"我们随便拿点儿出来念吧,"他说,"我自己也还没有看过。"
  伊利沙白展开了稿纸。"这儿还有谱,"她说,"这应该你来唱,来因哈德。"
他起先读了几首蒂罗尔地方的小曲,他读着,有的时候还小声哼那个愉快的曲子。这几个人中间产生了一种共同的快感。"这些美丽的歌是谁做的?"伊利沙白问道。
  "呵,"埃利克说,"从歌词就可听出来;裁缝店伙计了,剃头匠啦,就是这一类的好玩的浪子。"
  来因哈德说:"它们都不是做出来的;它们生长起来,它们从空中掉下来,它们象游丝一样在地上飞来飞去,到处都是,同一个时候,总有一千个地方的人唱它们。我们在这些歌里面找得到我们自己的经历和痛苦;好象是我们大家帮忙编成它们似的。"
  他又拿起另一页:"我站在高山上……"①
  "这个我知道!"伊利沙白嚷道,"你唱起来吧,来因哈德,我来同你一块唱。"现在他们唱起了这个曲子,它是这么神秘,使人不能相信它是从头脑里想出来的。伊利沙白用她柔和的女低音和着男高音唱下去。
  母亲坐在那里忙碌地动她的针线;埃利克两只手放在一起,凝神地听着。这首歌唱完了,来因哈德默默地把这一篇放在一边。--在黄昏的静寂中,从湖滨送上来一阵牛铃的叮当声;他们不知不觉地听下去;他们听见一个男孩的清朗的 声音在唱着:
     我站在高山上
     望下面的深谷……
  来因哈德微微笑起来:"你们听见吗?就是这样一个传一个的。"
  "在这一带地方,常常有人唱的。"伊利沙白说。
  "对,"埃利克说,"这是放牛娃卡斯帕尔,他赶牛回家了。"
  他们又听了一会儿,直到铃声渐渐远去,消失在农庄后面。"这是古老曲子,"来因哈德说,"它们沉睡在山林深处;只有上帝知道是谁把它们找出来的。"
  他抽出一篇新的来。
  天色已经暗得多了;一片红色晚霞象泡沫似的浮在对岸的林梢上面。来因哈德摊开了这一篇,伊利沙白用手将纸的一端按住,也在看纸上的歌。来因哈德读起来:
    依了我母亲的意思,
    我得嫁给别一个人;
    从前我想往的事,
    现在要我心里忘记;
    我实在不愿意。
    我埋怨我母亲,
    实在是她误了我;
    从前的清白和尊荣,
    现在却变成了罪过。
    叫我怎么办啊!
    拿我的骄傲同欢快,
    换得无穷的痛苦来。
    啊,要是事情能挽回,
    啊,我情愿走遍荒野,
    去做一个乞丐!
  来因哈德读的时候,觉得纸上有一种轻微的颤动;他读完了,伊利沙白轻轻地把她的椅子往后一推,默默地走下园里去了。她母亲的眼光送她出去。埃利克想跟着出去;可是母亲说:"伊利沙白到外面去有事情。"埃利克就不走了。
  可是外面在园子里的上空和湖上的夜色渐渐地浓了,飞蛾嗡嗡嗡地飞过开着的门,花树的芳香一阵浓似一阵地吹进来;水面浮起了一片蛙声,窗下有一只夜莺在歌唱,另一只夜莺在园子深处和着;明月在树梢出现了。伊利沙白的秀美的身形已经消失在花叶繁茂的幽径中了,来因哈德还向那个地方望了一会儿;于是他卷起了稿纸,又向在座的人告了罪,便穿了房屋走到湖滨。
  树林静静地立在那里,把它们的黑影投在湖上,同时湖心又给笼罩在闷热的朦胧月光里。有时一种低微的飒飒声颤动地穿过树丛;可是并没有风,这只是夏夜的气息。来因哈德沿着湖继续往前走着。他看到一朵白色的睡莲开在离岸不十分远的地方。他忽然想起要走近去看看它;他便脱去衣服,走下水去。水很浅,尖利的水草和石子割痛他的脚,他始终走不到可以让他游泳的水深的地方。忽然地在他脚下陷了下去,水在他的头上旋转,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浮到水面上来。于是他动着手脚游泳起来,他绕了一个圈子才认清了他入水的地点。不久他又看到那朵莲花了,它孤单地躺在那些闪光的大叶子中间。--他慢慢地游过去,常常把胳膊举出水来,顺着胳膊滴下的水点在月光里闪耀;可是他同那朵花之间的距离好象一点儿也没有缩短似的;只有湖岸(当他回过头去看的时候)却被罩在愈来愈模糊的香雾中了。他还不肯放弃这件事,便打起精神继续朝着这个方向游过去。最后他毕竟游到离花很近的地方,他可以借着月光看清楚了那些银白的花瓣;可是同时他觉得自己好象陷在一个网里面了;湖底那些滑湿的草梗漂浮上来,缠住他的光赤的四肢。一片茫茫的水黑黑地横在他的四周,他听见背后一条鱼跳动的声音;他在水里忽然觉得非常不安,便用力挣断水草的网,连气都不出地急急游回岸上来。到了岸他再掉转头去看湖,那朵睡莲仍旧躺在黑沉沉的湖心,依旧是那么远,那么孤单。--他穿好衣服,慢满地走回家去。他从园中走进厅子里的时候,正看见埃利克同她的母亲在预备行装,他们第二天要出门去办一件事。
  "这么夜深您在什么地方?"她母亲向他问道。
  "我?"他答道,"我想去看看睡莲;可是没有办到。"
  "这倒叫人不懂了!"埃利克说,"你跟睡莲有什么相干呢?"
  "我从前跟睡莲很熟,"来因哈德说,"可是这是多年以前的事情了。"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商务合作: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论坛事务: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落伍者创建于2001/03/14,本站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落伍立场!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落伍官方微信:2030286 邮箱:(djfsys@gmail.com|tech@im286.com)
© 2001-2014

浙公网安备 33060302000191号

浙ICP备11034705号 BBS专项电子公告通信管[2010]226号

  落伍法律顾问: ITlaw-庄毅雄

手机版|找回帐号|不能发帖?|Archiver|落伍者

GMT+8, 2021-8-5 23:07 , Processed in 0.042857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