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落伍者 返回首页

梅鹤书生的个人空间 https://www.im286.net/m/111258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经年

热度 1已有 1327 次阅读2009-8-16 22:35 |个人分类:想起

一 她


她常看他翻一本相册。

她收拾屋子,张罗饭菜,或者给小女儿带孙子的时候,抬头就看见他坐在阳台的藤椅上。戴着老花镜,低着头,一页一页的仔细看。

她以前不曾见他看过这本相册。她刚嫁给他的那几年,他还在为着事业奔波着。似乎之前他曾经是个明星来着,和着另十二个少年,在异国他乡站在了万人中央。

可她遇到他时,他不过是所大学的舞蹈教师,有的也只是比旁人英俊了些。她忽然有些脸红。不只是英俊了一些,年轻的他实在是好看得很。

她将洗好的衣服收了起来,再抬头去看的时候,他已经放下了相册。整个人以一种沉静的姿势眺望着远方,略微灰白的发在微风中轻微漂浮着,不再年轻的嘴角却勾起了一抹笑。

她看着这样的他,最近她已看过好多次了。

她总觉得他望着东方的姿势像在思念一个人。

二 他


三十年过去,他们已然是迟暮之年。

他也不知怎么,时间越往前进他却越往后退。年轻时的时光不时闪现在眼前,带来惊天触地的疼痛。

像在身体里长了时间的枝丫,要回去的时候必须扯断那些枯老的枝条,偏偏都已经根植在骨血里。每走回一步,便是血肉模糊。

他爱坐在阳台上。

放眼望去,可以看见大半个城市。他生活了半辈子的地方。远处是连绵的海岸线,如同掌心里的生命线,曲曲折折恍恍惚惚。

他的某个时光丢在了海岸线的那头。

再也找不回。

天空有一只远归的鸟飞过,他眯着眼去看,却只看到蓝的发白的天空。


三 那些年


喂,你在看什么呢。

他一步并做两步的走了上来,靠着他以同样的姿势朝上看去。

他回头看了这个美丽的少年一眼,又微笑着抬头。

哦,在看这里的天空和家乡的天空有什么不同。

那结果呢?看出什么了没?

没有。它们都是一样的蓝。一样的白。

他有些寂寞的说。明明看的人不同了,待的地方不同了,为什么天空还是如此的一成不变?

少年忽然勾住了他的肩。凑过来笑嘻嘻的说。

笨蛋!当然不一样了,想想你的家乡有我么?!

++

有衣服轻轻披到他身上,他如同从梦中惊醒一样,残留着疼痛地去看自己的妻。

外面风大。她温柔地笑,内敛而沉静。小心着凉。

他看那苍老的脸,点头。我过会儿就进去。

她却小心地看了他手中的相册一眼,略有些迟疑地问。你刚在想的是你以前的队友么?

他捏紧相册,嘴里却淡淡地回了句。嗯。

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她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当初我们结婚的时候他们也有来吧,我记得有一个人长的特别漂亮呢,害我还以为他是你前女友呢。呵。

她如同回到少女时期,像花朵般羞涩娇嫩。

那个人叫什么的?好像,姓金,叫做……叫做希澈的吧……

希澈希澈。

他叫着前面少年的名字,有些着急地看着急速前进的背影。

快点啦。少年回过头来,不满地催促。你不是武术达人的么?怎么爬个山这么的磨蹭?!

他想说现在这么快的话之后会走不上去的。

可是看到少年意气风发地站在远处的平台上,一回头就是暗淡了风景的笑容。他就堵住了心般,什么话也说不出口了。

果然在快接近山顶的时候,少年开始力不从心。

一步一喘地拖着脚步。

他在前面走着,终究担心地停下来等着他。

他见状,却笑着抬起头,纤细白皙的手臂往前一伸。

韩庚,你拉我上去。

四 他们


有些记忆如同蒙了尘埃。

在阳光照不到的角落安静地滋长。等某天翻出来时,那厚厚的灰尘便迷蒙了眼。

++

他们正在后台里准备。

已经表演过那么多次了,他却还是紧张。不安分地走动着,别人和他说话他也有一下没一下的应答着。

斜地里却有人伸出手来,握住他有些发凉的手。

他诧异地去看,却见少年明媚的侧面。扎起的长发妖娆地撒落了几根在脸颊上。

少年纤长的睫毛,明亮的双眼。

如同四月最美好的花朵,洁白而柔软。

他忽然就像被潮水慢慢地浸透,慢慢地平静下来。握紧了掌心里的手。

++

忽而画面一转,海岸线蔓延。

铺天盖地的红霞像烧起来一般一下子点燃了半边的天。

他坐在窗前,抱着膝盖。给了他一个寂寞的笑。

韩庚,你说我们可不可以不勇敢呢?

他正在看书,听到他这莫名其妙的话语,也只诧异地抬头去看。

希澈怎么了?

少年却侧过头去,撩起一缕发。

没。没什么。你继续看你的书罢。

他永记得那个姿势。

红色的阳光从身后的玻璃外洒进来,少年犹如疲惫的水鸟,将自己埋在了潮湿的沙地里。

他却迷茫的如同观潮人,静静地看潮起潮落,却不知该怎样去拯救。

++

他从梦中醒来。

梦境如同错杂的蜘蛛网,牵扯着他,粘粘嗒嗒的。想扯断,却更加错杂的绕上来。

妻子在旁边睡得安好。

他心忽然跳的特别快,一抹额头,却是一手的冷汗。

他环顾四周,结婚时的家具,儿女们送的健身器材,黑白红蓝,在此时都成了沉默的灰。

月凉如水。

他却止不住眼角的一滴泪。

五 记忆


他最爱雏菊。

小小的花朵,淡淡的香气,怎么看来也不会招摇,却总能给别人留下温柔的印象。

希澈一定喜欢的是玫瑰罢?

他这样笑着问他。

那个人正在摇头晃脑地打着游戏,听到这话转过头来。略微眨眨眼而后说。

不,我不喜欢玫瑰。我喜欢狗尾巴草。

他诧然,看着那得意起来的狡黠目光,忽而就扔个抱枕过去。

你怎么不说你喜欢杂草算了?!

狗尾巴草不是草。那人却正正经经的对他解释。

为什么?

因为它会开花。不然为什么有狗尾巴花呢?

他永远说不过那个人,永远也跟不上他的思维。

可他知道不能和金希澈这个人说的话争辩,因为无论如何,金希澈说的话永远是对的。

所以他说你要幸福的时候,他也听了他的话努力去幸福。

++

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他的婚礼上。

尽管组合已经解散了,可是他们还经常联系着。他结婚的那天,原先的十二个人都来了。

他和他们一个个的拥抱。

他看见希澈站在人群的最远处,依旧妖娆艳丽。只是那笑容却无故苍白了许多。

站在那里,纤细的身体似乎要消失了般。

他将他狠狠搂在怀里,能感到他又瘦了好多。

他说不出话,却听到希澈在他耳边说。

韩庚,你要幸福。

他们在教堂里举行的婚礼,他和新娘交换戒指的时候忍不住去看在亲友群中的希澈。

那个人也正看着他。

笑得比任何一次都张狂,笑得眼中有了泪。

++

他忽然想起那次希澈出了车祸住进了医院。

他听了,疯了一样地要去找他。可最终只能隔着玻璃看那人安静苍白地躺在病床上。

四处的喧嚣再听不见,眼前的洁白几乎要将他淹没一样的越来越大。他觉得自己像站在了悬崖边,再往前一步就是永不复生的粉身碎骨。

他站在走廊里,看着全身包扎的希澈。

只想着那么爱漂亮的一个人,他醒来又要抱怨包扎的难看了。

希澈一直睡了好几天才醒过来。

他每天赶了通告就过来,可以进去探望的时候,他便坐在那床边定定的看那沉睡的容颜。

仿佛天荒地老了他也这般地看着。

某天希澈就忽然睁开了眼,看了看他,再看看自己的状况。

而后皱皱眉,对着他说。

韩庚啊,能不能去和他们说说,重新换种颜色?这个太难看了。

久未出声的声音有些艰涩干哑。

他却忽而哭了起来,低着头不停不停地念着他的名字。

然后感到那个人轻轻抚上他的头。

韩庚啊,我没事了。希澈又活过来了。

++

他吻他的新娘。

宣誓一辈子爱她。

六 终结


一切的一切又回到了终点。回到他和他未曾相识的日子。

他在此岸,而他在彼端。

他又一次的翻出相册,妻子在厨房里张罗着午饭。小孙子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

爷爷,爷爷抱。

稚嫩的小儿连话也不曾能说清楚。却睁着双黑漉漉的大眼,渴望地看着他。

他含笑地将柔软的身体抱坐在自己膝上。

小孙子却看着他的相册,兴奋地伸手去够。

姐姐,姐姐……漂亮……

他去看却是他和希澈的合照。

那个惊艳了时光的少年。


七 回顾


有次,他刚懂事的女儿不小心翻出他们的合照来。

跑过去问他,爸,这个漂亮的姐姐是谁?

他正在阳台上修剪着花草,听见这话回头去看的时候,少年灿笑着的脸一下子穿透了他的身体。

在阳光下一寸寸的崩裂,一寸相思一寸灰。

他笑。

他不是姐姐哦。他是爸爸曾经最好的朋友。


八 终章


甚至到了现在,他依然不敢承认他 爱他。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揽众小柴 2009-11-19 11:15
关注中
商务合作: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论坛事务: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落伍者创建于2001/03/14,本站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落伍立场!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落伍官方微信:2030286 邮箱:(djfsys@gmail.com|tech@im286.com)
© 2001-2014

浙公网安备 33060302000191号

浙ICP备11034705号 BBS专项电子公告通信管[2010]226号

  落伍法律顾问: ITlaw-庄毅雄

手机版|找回帐号|不能发帖?|Archiver|落伍者

GMT+8, 2021-8-5 22:21 , Processed in 0.048876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返回顶部